【專題講座_紀錄分享】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:電影中的綺麗樂章電影
影展講座系列活動【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:電影中的綺麗樂章電影】
3/23()在光點華山1廳熱烈舉行

謝謝主持人Gorden以及與談人王希文、朱約信
為我們帶來精采的電影配樂講析,本屆影展特別為錯過這場講座的觀眾,
分享其圖文紀錄,希望讓大家更深入了解,電影幕後配樂不為人知的辛苦歷程。

主持人:Gorden
01

與談人朱約信為觀眾講解電影配樂前與配樂後的差異

01

主:主持人 ,朱:朱約信, 王:王希文
以下簡略


主:希文,您第一次配樂的電影作品是哪一部?可以和我們談談嗎?
文:長片是翻滾吧!阿信,其他短片就是學生電影較多。
主:其實您大學讀的本科和電影並沒有太大關係,甚麼樣的契機讓您想要改做電影配樂?
文:想過自己的人生。
主:一開始的時候您比較多是無酬的替學生作品做配樂,對嗎?
文: 一開始是先看一些書、聽一些講座,因為我一開始是彈吉他的,對配樂和樂譜比較不熟悉。有找學音樂的朋友和多聽一些音樂來學習,也開始聽其他的電影配樂,接觸一些比較不會去聽的音樂。很喜歡Thomas Newman、天外奇蹟的作曲家等。
主:對我來說您參與製作的配樂非常有自己的特色。從
翻滾吧!阿信總舖師南方小羊牧場,類型十分不一樣,您怎麼在其中保有自己的特色?
文:在做阿信之前,我其實被定位為銀髮作曲家,適合做一些溫馨的風格。像國外很多配樂家,其實是可以製作風格非常不同的配樂。我也希望能夠朝那個方向前進。
主:那和導演在音樂部分是怎麼協調?
文:像陳玉勳導演其實蠻會干涉樂器的部分。如果覺得配樂做得不好,就會開始和我聊劇情的部分。和林育賢導演在合作上就蠻順利的。侯季然導演因為有書可以看,先了解導演的個性和美學以及他的用意,比較會知道在片中他想表達的,比較困難的是在片中有許多動畫,花了比較多時間再討論。
主:我們很好奇配樂是在影片初期或是初剪過後才加入?
文:某些配樂在拍攝時就要用到的音樂,就必須在事前先創作剪接好,在拍攝的時候就要播放。某些剪接時候就要用到的,需要音樂的節奏,也會先處理好。作配樂就好像,導演要去上班,把小孩交給配樂家,會產生不安感,有時候也會先做一段樣本來做討論。
主: 接下來的時間就請希文老師播放投影片來做介紹。
文: [翻滾吧阿信影像片段1]這個聲音不是final mix,這一段是小阿信第一次接觸到體操這件事情,這個主題比較以弦樂為主,導演想營造的是有一點點不確定但其實很喜悅的心情,進入一個幻想的情景,我要做的是要如何把前面說的全部串成一件順的事情,有的時候一部很好的電影是有很多東西要去轉換的,配樂又不能搶過電影本身。
[翻滾吧阿信影像片段2]這一段一開始是有不安緊張的感覺,講到爸爸的時候有些悲傷,後來導演決定把聲音全部抽掉,弄得像菜補要上斷頭台,用了許多電吉他。
主:我覺得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,如果初剪後影片做了調整,之後配樂的部分要怎麼調整。
文:所以這就是定剪後再做配樂的重要性,因為微調畫面對音樂其實會有很大的影響。[總鋪師影像片段1]source music是很寫實的,劇情中就有,處理好也可以帶情緒,這一段勳導希望這段不要放配樂,要一首完整的歌,旋律性比較強,導演給的reference是要像武則天,弦樂的東西會有一些八點檔的影子,但又不能太多。
[總鋪師影像片段2]勳導在拍的時候把他弄得很像一個自戀又三八的劍客,勳導的reference都是比較有年代的,跟騙子的年代有點關係 [南方小羊牧場1]這段音樂我想像是比較像野田妹的感覺,很多合聲我想弄得比較像日系的感覺,裡面的音樂主要是之前的創作再做一些調整。
 
主:我們現在掌聲歡迎朱約信老師
朱:正好現在是金穗獎,前一陣子剛好幫北藝大製作了一部片為你點首歌的音樂,我叫我的吉他手在旋律前面加一段前奏,結果旋律還沒出來就沒了。片尾是擷取雙截棍的前奏,後面把搖滾改成臺派拉丁搖滾,原本導演想的不是這樣,是希望從周杰倫的音樂去做延伸。導演填了四句詞,希望我從這四句去延伸,不太算是共同創作的狀態。[可惡的卡車影像片段]因為阿婆很可憐,就做了一些比較俏皮可愛的,但是後來導演沒有用,只留環境音,因為要為周杰倫的音樂做鋪陳。
 
主:所以配樂如果和導演的意見分歧,你會堅持己見嗎?
朱:不會,因為電影是導演的東西嘛。
兩個茱麗葉沈可尚導演一開始堅持整部片不要有配樂 [配樂3]導演要求古早台灣味和現代摩登感,大量使用台灣舞場節奏,[配樂11]前面放了很多不安難過不確定的音樂,最後就放了雨過天青的感覺
 
主:那麼你覺得沈可尚為什麼會找你當配樂
朱:那時他認為如果在台灣要找比較本土又可以唱的就只有我,但其實是因為他認識李崗。
晴天娃娃這是我第一次做整部片的音樂,陳義雄導演那時候在做這部片的時候受到很多長輩的阻擾,我自己做這個的時候也覺得很有趣,做出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東西。[晴天娃娃影像片段]很有趣的是裡面做的音樂都不像是我做的[主題音樂mv]導演說很喜歡手風琴,所以就把這旋律彈進去,最後有加入吉他、鋼琴。流浪舞台這個就完全是我自己的風格,前半部是用十八姑娘,中間做了一個過門,把每個人的個性都寫出來,比較冷酷的就用小調,中間的間奏本來只有四小節,但導演卻多剪了七八次,和本來設計不同。

主:那我們現在開放現場觀眾問答。
 
觀:老師的作品中曲風跨蠻多領域的,是怎麼將想到要用這些風格?導演的感覺有時候很抽象,那麼要如何抓到導演設想的感覺呢?是透過不斷實驗和測試嗎?
文:覺得抽象的時候,首先要翻譯對方說的?。很多時候關鍵是在溝通、默契和信任。曲風的問題是因為我玩樂團的時候比較偏民謠和英搖居多,對於其他音樂類型,就如前面講到的,現在還在不斷嘗試各種的曲風。
 
朱:如果說不要那麼拘泥聽歌的類型,自己就可以聽很多。各種東西都去聽自然就會拓展自己的境界,各種類型都看,萬一是想要自己創作,就要多聽,聽很多原來不喜歡的,有一天很多東西自然而然就會融會貫通。
文:如果你真的覺得自己是一個創作者,就應該要多去嘗試很多不同的東西
朱:如果你是天才,像是陳明章、拉斯馮提爾、羅大佑,就會有自己的狀態,但萬一你不認為自己是天才,那就多學習,多聽多了解。在自己的個性跟別人的需要中去平衡,這就更需要多聽多看,千萬別受限。
 
觀:請問王老師,您在翻滾吧阿信裡菜埔那段的在配樂,是如何創作?因為那段堆疊很多層次,是如何去使用各項樂器的呢?那麼這樣的創作過程是您一般使用的嗎?
文:因為那段比較複雜,導演會詳細的說哪一段要甚麼,在看影片的時候如果想到甚麼片段我就會先用人聲哼一段錄下來,最後再把全部東西湊起來。哼的東西有時候是曲調,有時是關於戲的節奏。我會用這樣的方式做我自己看得懂的草稿,到時再將草稿慢慢拼湊、組合成樂曲。反而不會一直坐在樂器前。因為有時候做在樂器錢就會受到更多的限制,在創作時甚至會花更多時間。如何讓電影配樂可以滿足電影的需求,又能夠以一首歌的形式來單獨欣賞,是一個很有趣的挑戰。
 
朱:我們常常會遇到導演很有自己的堅持,也會有導演因為聽到音樂而改變拍攝手法。這樣的合作關係其實是互惠的,有時候導演修改自己的作品覺得非常不適合,極力反對。但是等到上片了以後反而又覺得這樣的修改是比較好的。重點是不要設限和多嘗試。
 
觀:我是一個影視科系的學生,我的畢業製作想要製作一個音樂劇,已經要和音樂系所的學生一起合作。合作上老師覺得有沒有甚麼要注意的?
文:要先搞清楚歌劇跟音樂劇的不同在哪,像天台是歸類成歌舞劇,而悲慘世界這種是音樂劇。如果是要像天台這種類型,作曲人最好要找會寫能唱的歌的,而其中作詞人的詞要和劇情有很深的關聯,因為絕大部分的對白都是透過歌詞再說明。而那種歌詞是像說話一樣的,不是一般流行音樂的詞。
朱:我們假設把作曲人分為兩種,一種為很會作曲襯托情緒的,另一種為做流行歌能唱的,希文你覺得應該以他來說是要找哪一種?
文:很多音樂系學生作品主要是作器樂的,可能不太理解人聲的部分,這要弄清楚你要的是甚麼?這樣才有辦法選擇適合的合作對象。
朱:這邊有一個很好的例子,也是我一直建議合作導演可以來設計這樣子的配樂,但目前還沒有找到導演合作。[黑暗中漫舞]他把現場工廠中的聲音慢慢節奏化再把旋律加進來,再把各種樂器加進來,把現場的聲音取樣進來,再延伸為配樂,是一個非常高明的方法。
文:這個是非常好的例子,像贖罪一開始也有打字機的節奏,而很多音樂劇都在處理演戲連接到唱歌之間的轉換,運用音樂或是剪接來處理這種現實跟魔幻之間的穿梭。以及如何去帶領觀眾進入一個不是太寫實的劇情,這些都是需要注意以及克服的挑戰。
 
觀:電影跟音樂的關係,如果畫面中有台詞,配樂中有歌詞,容易受到干擾,觀眾應該要如何是好?
朱:導演在處理這部分通常會把配樂音樂拉小,讓焦點著重在對白或是畫面上。最後再慢慢把配樂音量拉起,來帶動情緒的起伏。
文:可以想想如果你是導演,為什麼會這樣處理,是不是有甚麼寓意。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。
 
觀:請問你們版權是怎麼處理,是賣給唱片公司嗎
文:台灣就是要看情況談,台灣目前情況是很少人會靜下來聽沒有歌詞的音樂,所以原聲帶的專輯裡面通通都是歌,有些甚至是無關電影的歌。因為有藝人、有歌,唱片公司才好銷售,而這個是現在市場的問題。
 
觀:音樂創作時會不會遇到和樂手之間合作的問題,要如何和他們溝通
文:很多時候一定會有妥協,一定會有這樣的問題,這個狀況千奇百怪都會有,應該去搞清楚當初不喜歡的原因是甚麼,你真正想要的是甚麼,去想如果再做一次要怎麼做。
朱:面對他、處理他、放下他。沒有那個問題就不會有那個悔恨,沒有問題就不會有成長。
文:都是一個學習一個過程,但是不要放棄創作。在做總鋪師的過程中,有一段配樂被勳導修改,放到不是原本設定的地方。當下很生氣,還和導演激烈討論,最後還是無法改變導演的意見。但最後放映時,反倒覺得這樣好像比較好。
朱:在遇到爭執的時候,去理解是不是有其他狀態是我們不理解的,期待會有不一樣的碰撞。
 
觀:電視劇跟電影之間的配樂,台灣的偶像劇很常是用變調去處理的,同樣的旋律用變調去處理很多不一樣的情緒。您是怎麼看這一點呢?
文:台灣電視是因為製作成本低,加上集數多,只能寫幾首主題曲,利用變調去處理各種不同情緒。而像美劇完全就不是這麼一回事,一季的劇疥有10集,預算又高,做出來的配樂都直逼電影等級。
朱:電影有比較好的預算和時間可?去處理,這和電視劇完全無法比較。
 
觀:兩位怎麼進入電影配樂的行業
文:當時是對未來的路感到迷惑,同時接觸劇場界和拍電影的人,開始做了之後,把東西做好就會開始認識更多人。
主:希文是比較積極去認識新的人嗎
文:像當初製作比較多學生作品,我就是主動去回PTT板上的相關徵文。其實就認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去認識不同人,讓大家知道你想做的事。
朱:我是莫名其妙跑去做音樂、歌手,第一次做電影配樂是晴天娃娃。會一直從事電影配樂,不是因為做了這個別人覺得不錯,才一直持續。其實是隔幾年才做一次。每次都是經過很多的聊天討論後,碰撞下出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。對我來講這是我電影配樂的資歷。
文:我覺得我比較幸運,回來的時候剛好搭到翻滾吧阿信那個階段,台灣電影剛好興起

01
01


左起與談人:王希文、朱約信,主持人Gorden

01

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官網
金穗獎Facebook
金穗獎Youtube
部落格
FriDay影音
GagaOOLala
影委會
派立飛
郭元益
Botbonnie
伊聖詩-一日茶事
水巷茶弄
P. seven
htc - vive
萬生生機
水鹿精釀
熊鷹-Artpeak
現代電影
卡滋爆米花
台灣電影網

GodenHarvest.Com © 2011 | 網站地圖 | 贊助與感謝

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地址:10051台北市中正區青島東路7號4樓

電話:(02)2392-4243 傳真:(02)2392-6359 電子信箱:ctfa@mail.ctfa.org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