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題講座_紀錄分享】KANO 專題講堂—拍電影也要有不能輸的勇氣!故事是這樣開始的…

「金穗獎」一向被視為短片在專業與創意水準上的肯定,許多揚名國際的台灣導演也以傑出的創作發跡於此。1995 年起陸續以《夕顏》、《對話三部》、《黎明之前》等作品多次獲得金穗獎的魏德聖導演,也逐漸透過影像實踐劇本背後的美麗想像。獲得98年度優良劇本獎的《KANO》更在與編劇陳嘉蔚的合作下,經歷五年的堅持不懈,終於在2月27日問世!追溯其源,故事究竟是如何開始的呢?從劇本撰寫到電影完成是否真的那麼困難?他們將親自現身說法,分享一路走來的千變萬化…

01
時間:2014年3月22日 (六) 19:15–20:30 地點:光點華山電影館1廳 

01
左起主持人:蔡銀娟,與談人:《KANO》監製魏德聖、《KANO》編劇陳嘉蔚
 

蔡:各位朋友大家晚安,我們今天很開心能邀《KANO》監製魏德聖以及《KANO》編劇陳嘉蔚。這邊想先請兩位跟我們談一下關於劇本創作緣起。

魏:因為我們那個時候拍了賽德克的五分鐘短版,找錢籌資的過程很長,為了找事做就一格一格把分鏡劃出來。每天畫分鏡的過程,心情很煩,就到附近逛逛。閒逛時就看到一個關於嘉義農民的棒球隊,感到驚訝,直接把書買下來。因為那時想要專心做一件事情,而嘉蔚從來沒寫過劇本,所以想說可以找她來稍微討論一下,看看可不可能發展。然後我們就直接約了編輯這本書的嘉農校友會會長,那時我們就知道還有一個叫蘇正生的人還活著,而他現在耳朵處於重聽狀態,其實要問的問題那本書裡都已經講過了,只是想看書裡的人長得是什麼樣子。我們碰面時沒有準備錄音筆,但因為他耳朵重聽,所以回答時反倒講了一些我們都沒有問的問題,讓我們非常驚訝。電影裡有一段歡迎光臨的那段,他說你丟直球給他打,我們已經忘記自己問了他甚麼問題,他說我們一般丟出直球就會說歡迎光臨。像這些都是我們料想不到的。
 

01
左起主持人:蔡銀娟,與談人:《KANO》監製魏德聖 

蔡:非常謝謝魏導的分享,我也不知道劇本是在誤打誤撞下才寫出來的,看了都非常感動。那麼請問嘉蔚在創作劇本時有沒有遇到撞牆期?

蔚:我覺得對我來說,我之前沒有寫劇本的經驗,整個過程,史料和田調做了很多。第一個撞牆期就是要如何從大量的原始資料中找出重點,什麼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,寫故事有很多方法,你要怎麼在閱讀史料後找出關鍵核心價值寫出來,這是我第一點要學習和思考的地方。
 
蔡:現場許多朋友,可能很多對編劇和拍片很有興趣。所以想請問魏導為什麼特意不找專業編劇?
 
魏:大約在2006年左右,台灣電影處於低潮期,電視劇的編劇一集的酬勞大概五萬元,幾天就可以寫完一集,我很窮,沒有錢付給編劇,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全心投入,不如找到想做編劇的人,願意傾心投入。當然現在狀況不一樣了,每個導演都要具備編劇能力,否則你付不起錢,也無法修改,因此當時導演就是編劇,編劇就是導演,現在好很多了啦,但那時候是這樣。
 
蔡:我也有同感,我是編劇也是導演,我也是這樣做,我的劇本期時前後改了一百多版。那請問嘉蔚,能不能舉些具體的一兩個例子,讓觀眾了解?
 
蔚:我覺得我在寫《KANO》的劇本一開始,史料很多,當然有很多田調的史料,會說鍛鍊的方法,所以在電影裡看到的所有比數都是事實,但史料中沒有各個角色的個性,相處會發生的狀況,有些是你是從真實事件去改編,但很多細節的東西,你需要用電影的想法去思考,要做平衡跟取捨,這是我們需要去面對的問題。像阿靜的角色是虛構的,但覺得主角身邊需要有個腳色去輔助,像吳波跟小禮之間的友情就是事實,要從中去取捨與安排。

01

蔡:我看電影也覺得吳明傑和阿靜的情愫,更能投射自己的感情在他們身上。請問魏導是監製也是編劇,又有豐富導演經驗,創作劇本當中,你比較有拍攝經驗,所以有什麼不同?
 
魏:我很早就請嘉蔚寫故事,先不要寫劇本,先討論故事結構,中間的大轉折是什麼,設計細節,再把每場大綱架構寫出來,之後再請她以小說方式寫出來,而不是寫成劇本,所以一開始就沒有包袱。最後覺得完整了,再轉為劇本,寫成劇本就像符號轉變,可以很完成。我們是在編劇,不是在寫分鏡腳本。你畫樹一定先畫樹幹,才畫枝?,建構劇本也是同樣的概念。
 
蔡:所以《KANO》比較像從小說的方式產生?
 
魏:我們每個劇本都是這樣,每次的故事大綱,《海角七號》到《賽德克巴萊》到《KANO》,一個禮拜還算久,兩三天都可以變成劇本,不會被鏡頭控制住。我沒有批評,但這樣轉過去,比像在拍一個場景,不是只是一個鏡頭。我入行時,不喜歡劇本標記三角形的符號(代表一個戲劇動作),表達男人往前走,就標記一個三角形符號,男人落下一滴淚,再標記三角形,看得好累喔,這就是用鏡頭再思考。拍戲就是拍戲,不是在拍鏡頭,是一場戲一場戲建構出一個電影,我現在跳到導演角度說,一場戲導的好,鏡頭擺哪都好看。你看過伍迪艾倫,快到注意戲都來不及了,你哪會去注意鏡頭?
 
蔡:像我本身是編劇,如何專注在劇情的發展,而不是專注在鏡頭,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提醒。請問嘉蔚與魏導創作故事的過程中,片長三小時左右,寫的時候是否已經事先預計呢?或者事後剪接才有不同的規劃?
 
蔚:其實我寫完,怎麼會那麼長,我也不知道。
 
魏:我是監製,《賽德克巴萊》有這個問題《KANO》也有,動作場面很多,可能會啪啪啪就過了,但像打棒球,分鏡畫出來才發現。劇本看起來像兩個小時,文字看起來很快,動作戲我都講很仔細了,雖然有一頁,應該照理,算節奏,一頁應該一分鐘,動作戲想說應該三十秒,但剪出來卻一分半。動作戲的節奏很難拿捏,怎麼讓打鬥裡有劇情在推進,這是在拍攝時間考驗導演的地方,就算拍時忽略,剪時也要顧慮角度。
 
蔚:我寫時已經覺得自己寫很細了,當你在看劇本時,腦中是有畫面的,但沒有說我要中景要近景,但我已經盡量把故事的細節寫進去了,以為大概兩小時,而且片子有很多故事都還沒被剪進去,不然應該要五個小時。因為你在看文字的時候,你不會去想畫面,其實每個畫面都需要時間,所以我是不是要寫得更詳細一點,對之後呈現是不是也很有幫助?
 
魏:不會,寫太詳細又像分鏡了,要留些空間。
 
蔡:原來很多故事沒被呈現出來,那麼請問嘉蔚在看電影時有什麼樣的心情?
 
蔚:因為我對角色很熟悉,很多球員我們都有設立背景,讓人物立體化,都有故事在後面。其實我在寫劇本都有多交代一點事情的。但電影裡雖然少了一點,但更可以突顯別的事情。
 
蔡:做了一些取捨,是不是這樣?
 
魏:對啦,有些時候,是依照節奏剪下來,感覺是沒有問題的,剪下來大概是三個半小時,如果好看的話,當然三個半小時沒有問題。但看的時候,某些時候會覺得有點長了,所以我們有找人來做測試,覺得哪裡悶,那邊就要做調整。其實蔡昭昭(註:嘉農第一游擊手-上松耕一的老婆),全部剪掉都沒有關係,這個部份沒有沒關係,有也不會妨礙你,那就留下來嘛!有些是看劇本沒問題、拍時沒問題,但剪完覺得怪怪的。有些類似這些的取捨,如果好像岔出去了,就要花時間接回來,所以就裁掉幾場。
 
蔡:在劇本階段觀眾感覺不會被誤導,但是剪出來可能真的會被誤導。
 
魏:一開始都還沒上字幕,就找愛看棒球的人來看,一般觀眾完全看不懂呀,但也不覺得悶,因為是聽不懂的語言,竟然還不想睡覺。第二次上完字幕,再找他們來看,就沒問題了。還找了平常不看國片的、也不愛看棒球的人來看,又做測試,改掉問題的地方,就這樣一次一次測試。
 
主:原來第一次測試完全沒有上字幕,真有趣。那寫劇本的過程中,有請人來看然後做調整嗎?還是就兩個人?

魏: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偷偷給別人看啦,我是叫他別給別人看。
蔚:但是決定也是我們兩個人做的呀!

蔡:這樣大家就瞭解了!嘉蔚之前都沒有寫過那麼長篇的劇本,有去看書嗎?或是多看電影之類的?
 
蔚:今天我能夠在這裡跟大家分享,是大家給的鼓勵吧!我頂多算愛看電影的影迷,我看電影都會有一些想法,但真正開始寫就是這一次,我承認沒做太多功課啦,但我有很好的老師(魏導)。本來以為要開始寫分鏡,但魏導說不要,用段落式的方式寫故事,又不像寫小說那麼困難,就像寫文章般的容易,也不用想起承轉合,那是大架構用的,覺得有趣就寫下來,是滿好的開始。我可以分享我創作的學習過程,第一先寫大綱,我們有做些架構性的東西,因為角度有很多切法,我們有寫1-16的part,每個part裡頭都有重點,例如一是火車站,二是甲子園,三是教練第一次看到球員。就可以知道故事長怎樣,從簡單二十行的文章裡就知道。第二,寫好後就寫段落式的情節,不停發展情節,這時就可以做腳色人物設定,誰是主角誰是配角,出場比例是怎樣,開始工作,細節的描寫。我們有想如何轉場,劇情的連結,讓觀眾看時比較順,這是編劇可以做的鋪陳設計。寫得差不多後,劇本完成度就滿高了,工作時間是很長的,好處是可以寫一下,放著一下,就可以再檢?妳寫的東西的問?,是否合邏輯?等等。
 
魏:我補充,很多人認為,先設定主題,先想好重點、靈魂、核心,不用,上帝創造人,是先捏泥土再放靈魂。你先寫好,再放一下,再回去修,靈魂厚度就會出來。
 
主:我很好奇,魏導對題材很有興趣,才找嘉蔚來寫劇本。一定是對故事很有興趣,有熱情的部分?
 
魏:沒有耶,我只是覺得故事很熱血,台灣人愛棒球,我們只是想說寫寫看,也不一定要拍。那時只是覺得精采,才會訪問訪問,開始要拍出來。我現在辦公室一堆拍不了的劇本,因為他們不對、感覺少了甚麼,等到有時間再慢慢來看他,找他的靈魂,反正放著都放著了。
 
蔡:都你寫的嗎?
魏:有些是合作的啦,但都沒付錢哈哈哈
 
蔚:我覺得他第一次跟我講故事時,熱情有打動我。因為我也不知道台灣有棒球隊進過甲子園。故事長度沒有長到是一個好的故事,就應該要被寫出來,我覺得對《KANO》來說,就是非常好應該要被台灣人之道的故事。我覺得《KANO》很棒是一群人很專心的想要完成一件事,更別說他們需要經過很多考驗,但信念那麼簡單,才會打入總決賽,那個很單純的想要完成事情的東西,就很像我們很想把一個好的故事寫成劇本的心情。
 
蔡:那樣一個打棒球的態度真的很震撼,很鼓勵我。之前看報導,田調說日本兵說經過嘉義請教我。我想請問這個電影結構原本就與劇本裡的結構一樣嗎?
魏:大結構都一樣啦,只有小結構有調換一些時間順序而已。這個劇本最難寫的地方的問題是,人家訪問你一定會問你,這個球隊是輸了,但怎麼讓觀眾相同亢奮,被這個結果所感動。即使已知球隊輸了,但結尾還是會被感動,怎麼設計這些細節,高潮來一個又來一個。電影一開始五分鐘就切了三個時間點,還能讓觀眾不要亂,這是比較冒險的。那時候我們一致針對這件是討論很久了,怕觀眾對三個時間點會亂,會很辛苦。
 
蔡:我覺得看得過程很順,所以沒注意到你說的那樣。這個精彩故事,一開始做田調,到劇本完成的時間?
 
蔚:很慢,我從開始訪問是2006年初,2009中交優良劇本獎。
 
魏:《賽德克巴萊》拍到一半才獲知優良劇本通過了,歷時三年半的時間。前面討論的過程好像滿快的,一個月左右。
 
蔡:我看電影很感動的地方,只要想著贏,不能想著輸。他很難的是,決賽輸了,還要讓觀眾有鼓舞的感覺,是慢慢討論的嗎?
 
魏:導演以前是運動員,這句是以前教練跟他們說的話。所以就把這個精神套入整個戲裡,我原本也搞不懂這句話有什麼,但後來也認同了。從劇本到導演到剪接到行銷,像工廠的輸送帶,這個第一次像在工廠生產,而不是一個人自己在組裝的感覺,以前都覺得很孤單,這次第一次有一起合作的感覺。
 
蔡:還在進行宣傳活動,歡迎大家再去看第二次甚至第三次?
 
魏:我宣傳一下,這部片真的不好拍、但呈現的感覺非常好,前兩個小時像在看電影,後一個小時像再看球賽。我去香港和日本放,都有一樣的狀態,日本人在他們拿到冠軍時全場拍手。香港那邊,最後一局,第一個球員上場,有人在觀眾席大喊加油,真的像在看球賽的感覺。所以再去看一次嘛!哈哈哈
 
蔡:我是編劇也是導演,也會看一些,演員不錯,拍得不錯。但後來就忘記這些了,很投入球賽,我看到手受傷的地方,很急,完全融入在球賽裡,心中有很多非理性的想法。這是電影拍得很成功的部分,拍得真的很困難很艱辛,拜託去看第二次,看細節。

01

觀眾:我想問,一開始演員是怎麼找的?因為幾乎都是素人,而且也都會打棒球的,怎麼找到腳色相符的人。歷史背景嗎,很多人都不在了,怎麼揣摩他們的性格。電影是以誰的觀點為出發,軍人?教練?男主角本身?大部份人都覺得是軍人啦?為何會挑他?請問寫劇本時,怎麼之道為何還不能拍,創作者是很盲目的,怎能找到盲點?
 
魏:選角,棒球電影我們看很多了,能打不能打都看得出來,我三部電影都一樣的心情,就是你做的事情是可以說服人的。玩音樂的就要會玩音樂,《賽德克巴萊》不能長得像原住民,目標鎖定是很明顯的,你大學高中找一群,一定可以找到可以用的。雖然素質是有問題的,但是一看就知道是球員。接著是看外型,一定要是好看的,氣質是對的。性格當然是我們自己去設定的,看名字去想他的性格,因為名字是史實人物不能改,但個性可以去猜。我們在訓練過程中找到演員真正的性格,再決定他要演誰。觀點我剛剛有講,會跳耀,但一定要有所銜接!我們也試圖讓觀眾不會感覺劇情有奇怪的轉折。最後問題有天一定會想通,我將故事一定會講給別人聽,他們會提墥他們的意見和想法,我會反駁,在反駁的過程中思考,回家反省,在講給別人聽?故事最後好了之後劇本就不給別人?了,那個情境的轉?只有你懂,給別人看小說就可以了,很多人不會看劇本。我的劇本也不喜歡給別人看,但只有我喜歡不行嗎?可是我的想法也不見得都是對的。
 
觀:請問你在思考劇本的時候,台灣電影的問題就是格局的問題,我看那麼多電影,覺得一個好電影就是沒有距離的,你找人來看沒有字幕的測試我覺得很感動。你思考的格局呢?台灣的格局,還是亞洲的格局,還是到全世界的格局?
 
魏:我沒有想那麼多,我只是覺得故事很精彩,真的沒有想那麼多,原本想法很簡單,劇本不是寫出來的,一定是修出來的,歷史故事是完整的,但需要細節去增加厚度,一直修一直加,我想格局就是你的細節是什麼,就是你思考的細節到什麼程度,不是想什麼跨美洲跨歐洲,美國片很爛,但歐洲票房很好,就是好嗎?用市場思考再想電影,格局才會變小,讓大家喜歡,就是把你想要的事情做出來,這樣就會吸引到全世界和你同性格的人。美國除了好萊嗚,其他都不賣錢。各國電影,到其他國家,就是第三類電影,就是不賣的電影。通路那麼小,怎麼製造市場,所以大家都太苛求了。李安的電影可以賣錢,是因為他是好萊塢的,所以有通路,並非和電影格局有關,把你想做的東西完完全全做出來就可以了。
 
觀:我想問魏導,有關於你剛入行,看劇本標記的三角形符號看得很痛苦,後來怎麼改善的?和剛剛所說的,要賣錢,要有通路,請問要怎麼打開通路,享譽全球?
 
魏:因為我看東西是痛苦的,所以我才改良成結構的方式去創作,就是我剛剛講很久的那個。關於通路,是每個行業都有的問題,需要政府和國家的介入。我們國家的藝文產業都是第一個被犧牲而拿去換掉的,但美國不是。我們先想,全球華人有多少,都在哪?可以在當地蓋電影院,把台灣電影拿去放映,對華人們宣傳。其實我講很久了啦,我們在最多華人的辦事處辦個影展嘛!收很少的費用,或是拆帳,當生意再談呀,但政府都不管。你播放免費電影,就是很低廉的嘛!我們公司都不做送別人票的事情,但如果你花了錢你就會去看嘛!越廉價別人越不會想去看!
 

蔡:網路上還有很多相關資料訪談,大家可以去找找,或是進戲院再去看,感謝兩位編劇,也謝謝各位觀眾。
 

01

除了場內講坐爆滿引起熱烈迴響,親切的魏德聖更在會後一一為在場觀眾簽名合照

01

主持人:蔡銀娟

01

左起與談人:《KANO》監製魏德聖與《KANO》編劇陳嘉蔚合影

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官網
金穗獎Facebook
金穗獎Youtube
部落格
FriDay影音
GagaOOLala
影委會
派立飛
郭元益
Botbonnie
伊聖詩-一日茶事
水巷茶弄
P. seven
htc - vive
萬生生機
水鹿精釀
熊鷹-Artpeak
現代電影
卡滋爆米花
台灣電影網

GodenHarvest.Com © 2011 | 網站地圖 | 贊助與感謝

財團法人國家電影中心 地址:10051台北市中正區青島東路7號4樓

電話:(02)2392-4243 傳真:(02)2392-6359 電子信箱:ctfa@mail.ctfa.org.tw